剧本——不是个人的独舞,而是群体的狂欢

一场推理游戏给玩家的体验感之好坏,取决于诸多因素的共同作用,或许在游戏结束之前,我们永远不知道这场游戏是否精彩。但可以确定的是,剧本不够优秀的话,其他因素再好也无济于事。只有在一个好剧本的基础上,游戏才可能成功。


那么,究竟怎样的剧本是一个好剧本?苏联早期的电影家杜普仁科说:“电影剧本的作者是在纸上设计影片的总设计师。” 在剧本杀中,这句话同样适用——剧本杀的作者是在虚拟场景导演真实的指挥家。


每一位作者都是充满好奇心的观察者,他隐身在幕后,却仿佛无处不在。他凭空制造出或微茫或庞大的世界,让观者在明知虚假的情况下,仍旧不自觉地堕入其中。

这就是来自剧本的神秘能力。


但剧本的创作从来都不是一件易事。它不仅同其他所有文学性创作一样,需要具备故事性、逻辑性。由其使用特性决定,它还必须具备明晰性、平衡性、普遍性……具体来说,首先,作者应当在简明易懂(不刻意卖弄写作技巧、无生僻字词、不连篇累牍)的基础上,再行体现自身卓越的文字功底与文笔能力。其次,作者应当建立起故事的情感脉搏,并将其通过人物行为、对话等传递,使玩家有所反应。


最后,作者传递的情感应当是明显而真实的,不同于刺激的画面或惊险的动作所带来的兴奋感,它出自于人类内心的共鸣,或许是孤独、苦闷、希望、愤怒……玩家内心会藉此与角色剧情紧紧相联,产生意犹未尽之感。


需要群体参与的剧本绝不能是个人的独舞。不管是对作者、法官,还是游戏角色来说,它都必须满足其群体属性。而要满足这一点,游戏创作者必须历经数次的精心打磨与测试实践,只要有一个环节没有考虑周全,都可能造成满盘皆输的后果。


或许是剧情套路太明显,或许是优胜评选不公平,或许是一个情节打造得不够真实,或许是剧中人某种情感不令人信服……任何一个细节都可能瞬间削弱玩家对于游戏的体验感。因此,剧本创作,既是开放的、自由的,又是战战兢兢、如履薄冰的。剧本创作者,是上帝,是造物主,同时也是众生,是茫茫人海中最普通的那个身影。他们藏匿于人海,围观一场场狂欢。